≡ Menu

所以你最喜欢哪个国家?(之一)

在我19岁的时候,第一次离开中国,也是第一次坐飞机。

那时谷歌还没有被墙,各种订票和游记网站绝非现在这般发达,在没有蝉游记也不知道穷游网的情况下,我在广州的一家叫做一起飞的国际机票代理网站上买了从上海出发,经韩国仁川机场到布拉格的机票。因为是最便宜的票,所以半夜才到仁川,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才飞布拉格,不管是机场还是酒店必须要在仁川住一晚。当时网站上10磅的字号大概写着“仁川机场拥有欧洲或美国签证可以免签停留30天”,于是我既没有查韩国驻华大使馆的网页,也没有在微薄@北京边检,更没有在微信上摇一摇机票帝,我就出发了。

到这里有心的女同学通过几个关键信息应该猜到了我的年龄 — 谷歌没被墙、微信摇一摇。

从浦东到仁川,两个小时左右的飞机,大部分都是回国的韩国人,外国人里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和另外两个鬼佬,大屏幕里放着韩语对白中文字幕的加拉比海盗。空姐过来跟我们都直接用안녕하세요,不知道她是认为我们听得懂还是认为我们是韩国人。飞机准点半夜到了仁川机场,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大理石地板砖果然就是不一样,先拿出相机拍照,记以留念。因为之前机票代理模模糊糊地跟我说过下了飞机找大韩航空的人跟他们走,于是我们就按照中文指示牌往机场到达走。好像走了很久才到了一个走不过的地方,那就是入境移民检查。半夜的航班就是没人排队,直接走上前跟韩国大哥打招呼,要走了我的护照,改了一个大韩民国入境章,我们就算是到了韩国了。

拿了行李后我们继续往前走,发现刚才飞机上的两个鬼佬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心想他们可能也是去布拉格的。还好在这个世界第二大的机场里继续走了没有多久,发现了大韩航空的工作人员在等着我们,和两个鬼佬。我们和鬼佬们上了同一台车,转了两圈,没多久就到了机场之外的一个叫 Hyatt Regency 的酒店住下了。车上同鬼佬聊了几句,得知他们是来自叫 Zlin 的捷克小镇的商人,来上海做生意,我很清楚的记得他们强调 Zlin 是个小镇(原话是英文里的 Town),因为只有10万人。临下车名叫“杨”的鬼佬还很客气的留下姓名电话邀请我们到了捷克以后去他们那做客,我们很开心的收下了他的小纸条。下了车一看,鬼佬写字就是不一样,Zlin 的字母 i 上面不是一点,而是像流星一样重重一笔,看上去就是 Zlín,而且他的名字拼法也很奇怪,英文里 Jan 怎么样都不会发”杨”的音呀。 带着小小的疑惑、满脸的兴奋、和满身的疲倦我们住进了酒店。

因为同行的是我们学校其他专业的女生,所以当前台服务人员问我 double room 可不可以的时候,我飞快的在脑海中闪过 double room 是双人间而不是两个房间,义正言辞的说,“不行,请给我们两个单人间”。于是,我俩分别住进了两间有洗屁屁马桶和单面玻璃浴室的两米大床房。

{ 1 comment… add one }
  • beerrabbit July 18, 2015, 5:48 am

    我第一次出国也是19岁,去了印度。然后在一个古堡下遇到占星师给我算了一命。

Leave a Comment

Next post:

Previous post: